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科學"地研究【紅樓夢】前80回與後40回的"作者歸屬"

【紅樓夢】前80回與後40回的"作者歸屬"之問題,"科學" (統計/機率學、語言學、植物方面 (參見我發表過台北植物園的研究結論之照片)......) 上通常將全書分3組 (各組40回),來研究。
現在比較時髦的方法如下一北京清華大學的倆作者所用的:(結論是全80回與後40回之間有"差異"),
Abstract: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is regarded as one of the four great classical novels in Chinese literature and the dispute over the authorship of the last 40 chapters has existed for years. In this paper the novel is divided into three parts: the first 40 chapters the middle 40 chapters and the last 40 chapters. They are analyzed separately based on language models and text classification. To be specific in this research on the one hand from the aspect of linguistic features we analyze N-gram models calculate Jaccard Index acquire the differences of words and describe the collocations with the grammatical information. On the other hand from the aspect of machine learning the method of Random Forest is used to extract characteristics in experiments for automatic classification and the result shows that most of the first 40 chapters and the middle 40 chapters are not identified as the group of the last 40 chapters. With all these experiments above finally we are able to reach the conclusion that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last 40 chapters and the first 80 chapters do exist.
Published in: Cloud Computing and Intelligent Systems (CCIS), 2012 IEEE 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is regarded as one of the four great classical novels in Chinese literature and the dispute over the authorship of the last 40 cha
IEEEXPLORE.IEEE.ORG


N-gram請參考Wikipedia 英文版

The letter was featured in the movie Saving Private Ryan, and George W. Bush read it at a ceremony on the tenth anniversary of September 11.

N-gram tracing was used to reveal the author.
ATLASOBSCURA.COM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Food and microbiota in the FDA regulatory framework

We're learning more and more about our gut microbiome and how food affects it. How should "microbiota-directed foods" be regulated?
This week's Policy Forum:

New understanding of how our gut microbial communities (microbiota)…
SCIENCE.SCIENCEMAG.ORG

美國加緊研發超小衛星監視朝鮮導彈

美國加緊研發超小衛星監視朝鮮導彈

朝鮮本週首次發射洲際彈道導彈。數年前,五角大廈和情報專家就曾發出警告:朝鮮在取得更快速的進步,間諜衛星覆蓋又不穩定,美國可能無法探測到一枚準備發射的導彈。
這引發了一場緊急但祕密的搜尋行動,以尋找能提高美國早期預警能力的方法,以及當導彈還在發射台上時對它們實施打擊的能力。最讓人感興趣的解決方案來自矽谷,歐巴馬政府當年就開始在那裡投資廉價的微型民用衛星,它們原本被用來統計塔吉特(Target)停車場的車輛和監控作物生長。
五角大廈的一些人對這一舉措表示反對,他們習慣依賴造價數十億美元、高度機密的衛星,它們需要數年時間才能研發出來。然而,隨著朝鮮的導彈項目取得進步,美國官員制定了頗為緊迫的時間表,要在今年末或明年初發射第一批小型衛星。
這些衛星是成批發射,有些只在軌道上運行一兩年,它們足以覆蓋相關範圍,以供執行名為「殺傷鏈」(Kill Chain)的新軍事應急計劃。這是該項戰略的第一步,它利用衛星圖像辨認朝鮮的發射點、核設施,了解其製造能力,並在衝突迫近時先發制人地摧毀它們。
抵禦一場襲擊的最好時機,是導彈仍在地面上等待發射,或其發動機剛啟動沒多久的時候。哪怕是提前幾分鐘發出警告,也可能讓數以萬計的美國人——以及數以百萬計已身處朝鮮導彈射程之內的韓國人和日本人——免於喪命。
「金正恩正疾速啟用導彈能力——真正意義上的疾速,」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National Geospatial-Intelligence Agency,簡稱NGA)局長羅伯特·卡迪羅(Robert Cardillo)在朝鮮最近一次發射導彈幾天前接受採訪時說。「由於他加速了,我們也得加速。」NGA是為政府協調衛星測繪工作的機構。
國防官員從未公開討論過的讓這些衛星進入軌道的時間表,反應出問題的緊迫性。朝鮮週二的試射是在一個新地點進行的,導彈發射自芳峴飛機製造廠(Pang Hyon Aircraft Factory)內的一個移動式發射器。五角大廈發言人傑夫·戴維斯上校(Capt. Jeff Davis)說這枚導彈「是我們以前沒見過的」,但他指出朝鮮正越來越多地在新地點發射導彈。
這種機動性正是新衛星旨在應對的問題。相關衛星覆蓋範圍廣,使用了可在夜間和風暴中工作的雷達傳感器。目前,在某一給定時刻,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朝鮮領土處於間諜衛星的覆蓋範圍內。
美國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發言人威廉·馬克斯中校(Cmdr. William Marks)稱,朝鮮發射這枚導彈若干天前,美國情報分析師發現了即將發射的跡象。但即便是在發射後,五角大廈還曾誤判過自己所看到的東西。導彈歷時37分鐘的飛行結束後不久,美國太平洋司令部(U.S. Pacific Command)將其描繪為一枚頗為常見的中程導彈。
幾小時後,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W. Tillerson)發布了截然不同的結論:朝鮮測試了自己的首枚洲際彈道導彈,其射程可達阿拉斯加。
一週前,五角大廈導彈防禦局(Missile Defense Agency)局長、海軍中將詹姆士·D·敘林(James D. Syring)曾警告國會,這樣一個時刻即將到來。
「我們有必要認清,今天的朝鮮可以把美國置於搭載核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射程之內,」他在聽證會上表示。「我沒法說我們對這種威脅早有準備。」
加緊利用民用雷達是川普用以抵禦朝鮮威脅的幾種新辦法之一。唐納德·川普總統此前接手了一個旨在破壞朝鮮導彈發射的祕密項目。但該項目充其量只是取得了零星成功,近期尤其如此。
這個新的衛星計劃所基於的技術,當初更多是為華爾街而非五角大廈打造的。國防創新實驗小組(Defense Innovation Unit Experimental,簡稱DIUx)組長拉吉夫·沙阿(Rajiv Shah),已經開始把資金投向一些研製微型民用雷達衛星的公司,以期五角大廈可以在今年底或2018年初用上那些衛星。沙阿的辦公室位於國防部的一棟老樓裡,從那裡可以看到谷歌在加利福尼亞的園區。
「這是一個非常有挑戰性的目標,」曾在伊拉克做過F-16飛行員,以其在矽谷的豐富經驗受到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Ashton Carter)青睞的沙阿說。卡特在歐巴馬的第二個任期內組建了DIUx,並招募了沙阿。
「關鍵在於利用已有的技術,並針對我們的特定軍事用途做出改進,」沙阿說。
他領導的小組對矽谷初創企業五車二空間(Capella Space)——以一顆亮星的名字命名——進行了投資,以便啟動其研發工作。五車二空間計劃於今年底發射自己的首顆雷達衛星。該公司表示,其雷達衛星編隊如果部署成功,將可以對重要目標進行每小時一次的監控。
「整個航天器只有一個背包那麼大,」該公司創始人帕亞姆·巴納扎德(Payam Banazadeh)說。出生於伊朗的他,曾在德克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以及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的噴氣推進實驗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學習衛星設計,主攻小型化。
他還表示,裝載物一旦進入軌道,就會展開天線和太陽能板。
「每樣東西都變得更小了,」巴納扎德談及航天器的部件時說。「而且下一個版本的衛星會更小。」
看到五角大廈開展的試驗所取得的初步成果,NGA也開始向除了可以為其提供傳統圖像,還能提供衛星雷達數據的公司敞開大門。今年它在矽谷的心臟地帶聖何塞設了一個辦公室。
傳統軍事衛星對朝鮮的覆蓋範圍非常有限,聯邦官員即使承認過這一點,次數也少得可憐。但前國防部長威廉·J·佩里(William J. Perry)最近在華盛頓表示,如果朝鮮亮出一枚用以攻擊美國或其盟友的導彈,「它極有可能是我們以前從未見過的。」
新一代廉價微型衛星,讓朝鮮所取得的進展更容易被監測到。五車二空間計劃在今年底發射自己的第一顆雷達衛星,並會建造多達36個軌道雷達——在國會報告建議的範圍內。
除了五車二空間,還有一些私人公司爭相研製新一代小型雷達衛星,其中包括紐約州伊薩卡的Ursa Space Systems、加拿大溫哥華的UrtheCast,以及芬蘭埃斯波的Iceye。像很多致力於製造小型衛星的新公司一樣,它們大多和矽谷有著密切的關聯。
NGA的計劃名為「民用地理空間情報行動」(Commercial Geoint Activity),是以一些項目為基礎的:該機構從加拿大、義大利和德國購買了雷達衛星數據,作為它對這類新型民用技術的評估工作的組成部分。
卡迪羅說,這種新的夥伴關係可以幫助美國在追蹤金正恩手上越來越多的極具威脅性的導彈方面儘快趕上來。
「如果這些公司中的任何一家,不論是新公司還是老公司,可以幫助彌合這種差距,」他說,「我會很感興趣。」
Eric Schmitt自華盛頓對本文有報導貢獻。
翻譯:常青、李瓊
點擊查看本文英文版。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A device that protects women against both HIV and pregnancy

A charity has developed a vaginal ring that releases an anti-HIV drug and a contraceptive at the same time

Women contract HIV more often than men
ECONOMIST.COM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Self-powered system makes smart windows smarter

Princeton engineers have invented a window system that could simultaneously generate electricity and lower heating and cooling costs.

Princeton researchers are developing smart windows equipped with controllable glazing that can augment lighting, cooling and heating systems by varying their tint, saving up to 40 percent in an average building's energy…
PRINCETON.EDU